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網站賣非法竊聽器 作弊工具也有

恆利偵防科技實業有限公司,涉嫌在拍賣網站公開販售手機竊聽軟體及監聽器材,宣稱除了能遠端監控手機外,還可利用發送簡訊給被監聽手機方式,藉以監控竊聽他人手機,刑事警察局偵九隊昨將古姓女負責人帶回,並起出一批監聽軟體、器材與被監聽手機等證物。

警訊中,古女表示並不知道這批監聽軟體及工具有監控手機的功能,警方調查,古女在台灣負責接竊聽手機的訂單,再交給客戶使用,警方研判,該公司的客戶應以徵信業者為最大宗,也有一些是想「捉猴」或監控男女朋友者。

據悉,警方查獲多種竊聽器材,包括俗稱「小老鼠」的現場竊聽器、市話竊聽器、無線針孔偷拍器、隔牆聽,甚至連考試作弊器也赫然在列。

根據警方了解,目前徵信業者使用的手機監聽,大多是以記憶卡、藍芽或傳輸線等方式,將軟體輸入被監控者的手機,業者宣稱以發送簡訊方式監控,則並不常見;惟對業者聲稱的功能,警方表示有待進一步測試才知真偽。

標籤: 竊聽器

打擊民間非法監聽 法務部將掃蕩非法徵信業

總統馬英九在就職演說時宣示要讓台灣不再有非法監聽。為掃蕩民間非法竊聽行為,法務部將與內政部舉行跨部會會議,共同成立聯合打擊非法監聽的專案小組,責成檢警調掃蕩違法徵信業者從事竊聽的行為。

馬總統本月三日視察調查局後表示,不但執法機關不得為非法監聽,民間非法竊聽行為也應加以遏止。他要求內政部與法務部組成專案小組,研議有效打擊坊間非法竊聽的方案,以維護民眾隱私。

日前法務部部務會報中,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建議,未來可在高檢署下增設打擊非法監聽的督導小組,由高檢署比照對民生犯罪、重大刑案督導的模式,協調各地檢警偵辦相關案件。法務部長王清峰指示檢察司儘速與內政部聯繫,以共同成立聯合打擊非法監聽的專案小組為目標。

檢調人士指出,目前民間在技術上仍無法做到監聽行動電話,目前社會上大部分的違法監聽都是民間非法徵信社安裝竊聽器從事竊聽,一旦肅清非法徵信社,這類違法竊聽事件應可減少七到八成。
標籤: 監聽

教授「泡」同志 徵信社跟監勒索

同志也會爭風吃醋,還找徵信社跟蹤外遇對象!

受託為同志捉姦

「全國天下徵信顧問企業社」負責人謝誌忠等3人,受吳姓男同志的委任調查其劉姓密友行跡,結果發現劉某與一名大學男教授泡溫泉,乃乘機向該教授勒索近百萬元,被依恐嚇取財罪嫌起訴。

起訴書指出,被告謝誌忠(有詐欺前科、32歲、在押)為「全國天下徵信顧問企業社」、「全球女人徵信顧問企業社」和「全球婦女徵信顧問企業社」負責人,職稱為外遇組長;被告潘勇戎(30歲、在押)、劉育駃(37歲、在押)則分別為經理及管理處長。

乘機敲詐99萬

今 年3月初,吳姓男同志發現劉姓枕邊人似乎有出軌跡象,吳某因而委託潘嫌等人調查,潘嫌等人開車跟蹤劉到台南縣關子嶺「警光山莊」,發現劉與另一名男子一同 泡溫泉,狀甚親暱,並查出對方在大學擔任教授,研判其與劉均為同性戀人,認為有機可乘,謝嫌事後打電話給該教授,謊稱擁有2人泡溫泉的針孔光碟,並邀教授 外出談判,藉機敲詐99萬元。

被害人唯恐曝光,影響其教職、家庭和諧和社會聲譽,支付9萬元後,謝等人仍不肯罷休,還多次騷擾要求支付餘款,甚至到辦公室找人未果,留下電話號碼悻然離去。被害人擔心恐無止境遭勒索,於是向警方報案逮捕謝嫌等3人,依恐嚇取財罪嫌送辦,被害人才結束一場噩夢。

標籤: 跟監 勒索

針對台中市政府經發處長黃晴曉被設計偷拍疑案,台中地檢署襄閱主任檢察官洪培根23日表示,檢警查出是一名吳姓男子,委託國華徵信社台中分公司跟拍黃曉晴。該男子身長白皙年約50歲,現已出境到大陸,至於他是不是某一建設公司任職的吳姓經理,則有待追查。

檢 警偵辦該起桃色跟拍疑案,副總陳繡卿與經理李曼詩兩名女子供稱,是一名長相白皙約五十歲的吳姓男子,花118萬元委託跟拍黃曉晴。檢警從國華徵信社台中分 公司負責人陳原平及陳、李二女的通聯記錄追查,發現這名吳姓男子在案發後幾天,就從某一知名建設公司離職,且人已躲到大陸去,檢警將待吳姓男子返國傳訊到 案說明。

另本月17日中午,到電視台信箱投遞偷拍黃晴曉光碟片的神秘男子,檢警發現他戴口罩、手套、帽子,刻意穿著厚重外套,研判應是不想 讓人認出。市警局刑警大隊調閱該男子沿途所行經的路口監視器,已取得他代步車子的畫面,但車號模糊,畫面已送刑事局進行高度解析,再由車追人,相信不難追 查該名「送片人」。

署襄閱主任檢察官洪培根表示,檢警查出是一名吳姓男子,委託徵信社偷拍,這名年約五十歲,長得白白高高,但是否就是建設公司的吳姓經理,檢方還要就這部分查證,目前無法確認。

偵辦的警方指出,一般的跟拍案件,委託的金額數目鮮少超過50萬元,然而有能力一口氣拿出118萬元委託徵信社偷拍者,讓徵信業者獲利高達80餘萬元者,可見「藏鏡人」財力相當雄厚。

標籤: 跟拍

徵信業者接到任務,不管要跟監還是偷拍,總會遇上許多狀況,最麻煩的就是目標在室內,或車上等較封閉的空間,如果設備不足,可能得親自上陣,臨場反應、機智不夠,很可能自己招來危險。

無論什麼時間、什麼場合,只要鎖定對象,徵信業者就是有辦法跟監偷拍,但不是每次任務都那麼順利。

狀況來了,像這樣封閉的室內空間怎麼辦?總不能在門外枯等吧!這根細到不再細的光纖派上用場。

刑事偵防專家李浩綸指出,「(這是賓館嘛!)光纖插進去,就可以看到裡面坐著人,可以看到臉嘛!」

左攀右轉、上伸下拉,感謝科技的進步,秘密會議成員一一攤在鏡頭下,但如果設備沒那麼先進怎麼辦?那就只能自己製造機會敞開大門。李浩綸:「你們在開會喔!對不起、對不起,跑錯間了。」

即使像這樣坐在車子裡頭,這招一樣很好用。記者:有事嗎?李浩綸:小姐,請問林森北路怎麼走?記者:不知道耶!李浩綸:不知道喔!我聽說在這附近。

如果你以為真的是走錯房間,或是路痴要問路,那可大錯特錯,因為這招叫作「深入敵營」,直接和目標正面接觸,對方卻不自知。李浩綸表示,「只要臨危不亂,短短幾秒鐘,要的情報已經足夠了。」

一支不起眼的鋼筆,或是一副時髦的太陽眼鏡,徵信業者的偷拍設備不斷翻新,演戲技巧臨場反應,再加上目標配合於無形中,偷拍任務成功。

標籤: 偷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