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變態夫虐妻成癮 叫妻女起床夜審

無業的新竹市鄭姓男子長期凌虐妻子成癮,不僅打罵還習慣夜間疲勞「偵訊」妻女,甚至躺在門前不讓妻子外出上班,經妻子向新竹地院聲請保護令,法官裁准。

林女向法官控訴,與先生鄭某結婚以來,育有一名2歲女兒,可是先生對她「相敬如冰」,已經超過半年幾乎不跟她講話,而且長期失業卻又晚歸、愛喝酒。

林女說,先生沒有工作,卻懷疑上班賺錢養家的她有外遇,經常翻看皮包,查看手機、筆記本,有時她心情也不好,會抗拒先生的行為,卻遭鄭某摔壞手機、計算機,還將公事包文件撕毀,打壞檯燈不讓她看工作資料。

後 來鄭某變本加厲,存心不讓妻女睡覺,經常半夜趁她們熟睡時,將二人從床上拉起來,嚴厲質問妻子是否有外遇,問沒有結果即摔東西出氣,走出臥室坐在客廳一陣 子,等妻女睡著,再進房大吵逼問,甚至叫二人起床罰站。長期下來,妻女嚇得夜不成眠,只得並肩坐在床沿靠著睡,連燈也不敢關,後來則是母女都睡在客廳沙 發。

妻子曾因受不了而反抗,鄭某竟掐住她脖子,恫嚇「我這輩子都不會讓你好過,不要以為這樣就可以離婚,我會繼續審問到有結果為止!」林女 泣訴,自己平均每2天就會被先生以拳頭毆打,或以家中器物丟擲,她就有好幾次被安全帽砸傷。林女指控先生經常抓她頭髮,每次都說「我不會中你的圈套,不會 離婚!」

今年3月她僅因稍晚回家,就被先生懷疑與人有染,鄭某揚言要讓她死,還要燒掉娘家。今年5月起,鄭某改以躺在地上哭的方式,不讓妻子上班,不管妻子躲到家中哪個房間,鄭某就躺在房門前,還將門上鎖。

林 女無法忍受先生的詭異行徑,本月初打算帶女兒回娘家,鄭某竟發狂將家中所有物品砸碎,導致手臂流血,聲稱妻子敢這樣做的話,他要讓血流乾到死為止,林母質 問他為何要如此?鄭某則回以:「我要把你女兒凌遲到發瘋為止!小心一點,我也要去你家放火了!」林女為了母女安全,趕緊聲請保護令,法官裁准。

標籤: 變態 虐妻

帶姘頭回家嘿咻 毒夫陸妻連劈4男

遠從大陸海南島嫁來台灣新竹鄉下的文小娟,為奪產2度毒害老公沈春爐未成,卻意外被查出她在5年前毒殺婆婆。沈家人對文女心狠手辣寒心不已,忿而揭露文女4年內連劈4男內情,連丈夫中毒住院,她都公然帶著姘頭回家偷情。.


三十七度的高溫, 讓整個新竹寶山山區像是罩在大蒸籠裡,沈家古宅的老黑狗躺在廊前直喘氣,連見到陌生人出現都懶得搭理。至少有一甲子歷史的沈家老屋,在暑熱烘襯下,顯得格 外僻靜。見到矮壯黝黑的沈春爐時,仍舊拿著鶴嘴鋤,頂著大太陽天,埋頭整理著屋前竹園,看不出他臉上有任何喜怒哀樂,一對稚齡兒女圍在身旁嬉鬧,似乎還不 清楚母親發生什麼事了。

「我叔叔是個老實的鄉下農夫,嘴裡雖然不說,但他心裡是又痛又恨!」沈春爐的親侄兒沈柏志,在這兩個多月以來,一直陪在么叔身旁,么叔心裡的痛,他感觸良多。
尤其是沈春爐第二度中毒,被送到台北榮總住院急救十幾天中,都是沈柏志全程照料;至於沈的大陸老婆文小娟,只去醫院探視丈夫兩次,並且每次都只短暫停留二、三個小時後,便急忙找藉口回家,「好像她到醫院,只是為了探查老公會不會掛掉而已。」沈柏志不平地說。

 

老公吞忍 她偷情

在沈春爐中毒住院期間,文小娟不僅對老公病情不聞不問,還藉故留在新竹,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照樣到新竹市區逛百貨公司、偷漢子。


「沈先生中毒住院後,有一天晚上,我們看見文小娟帶著一個陌生男子回家過夜。」在沈春爐新家樓下營生的魷魚羹店東夫婦,親眼看見文女趁著老公住院不在家,竟不顧親友鄰里的異樣眼光,大剌剌地帶著姘頭回家。文小娟大膽冷血的行徑,看在沈柏志眼裡,感到不齒。

「這事情說出來真的很丟人,但這不是文小娟第一次劈腿搞外遇了。」沈柏志面有難色地低聲說出這駭人聽聞的內情。原來文小娟從四年前起,先後和四個男人搞過外遇,但古意的沈春爐卻一直顧慮著年幼兒女沒人照顧,而吞忍下來。

文 小娟第一次外遇被揭發,是因沈春爐的二哥到新竹市買東西時,無意間看見一個陌生男子用機車載著文小娟,兩人親密的樣子,讓沈家老二驚覺弟妹爬牆偷人。向來 團結的沈家,立即出動家族年輕輩成員,對文女展開跟監,後來果然在新竹青草湖一家汽車旅館內,逮到文女和一名男子偷情,還鬧進當地派出所。
「她第一個外遇對象,身上有點錢,對女人非常能言善道,聽說男的還向文小娟吹牛,要買房子給她。」沈家晚輩描述嬸嬸偷情對象時,臉上充滿著不屑神情。
文小娟姦情被揭穿後,沈春爐原本有意離婚,文小娟也滿心想著要跟對方走,但沈想到了兩個孩子,最後決定以不告對方妨害家庭,換回妻子留在家中。
「她 最近一次搞外遇,就在去年年底,那個男的姓魏,是寶山本地人,他比么叔還大一歲,還是已婚的,人就在台玻上班,家中經濟狀況還算不錯。」當沈家人再度發現 文女劈腿時,一度向轄區寶山分駐所報案。結果魏某母親得悉後,竟前往沈家興師問罪,質疑沈家無憑無據,就誣指她兒子與文女有染。老實的沈春爐看見對方來勢 洶洶,只得趕緊撤回告訴。

這個魏姓外遇對象,對文小娟相當不錯,文女曾以大陸老家需錢蓋新房為由,希望魏某資助人民幣二十五萬元(約新台幣一百二十五萬元),結果魏某真的先拿了新台幣五十萬元給文女匯回大陸。整個經過,文小娟詳細地寫在日記本裡。

 

標籤: 姘頭 嘿咻

與美州長搞不倫 女記者認了

美國南卡羅萊納州長桑福德在與41歲阿根廷情婦嘉波爆出不倫戀後,28日坦承原本打算在最後一個任期僅餘1年半的情況下請辭,但身旁親信幕僚都敦促他為恢復公眾與家人的信任挺身而戰,於是讓他打消念頭。而嘉波也坦承與桑福德有染,而且遭曝光的兩人電郵往來內容是在未經她允許的情況下,從其帳戶外洩。

桑 福德上週坦承,與認識8年的嘉波有長達1年的婚外情。由於他在2008年公費旅行期間密訪情婦,最近又下鄉私會愛人長達1週,還扯謊說他人在阿帕拉契步道 登山,共和黨內外都有要他辭職下台的強大逼退聲浪。49歲的桑福德在28日上午接受美聯社獨家專訪時說,「辭職是最容易做的事情」,「走得謙卑,有一部分 是你必須傾聽在那裡批評你的人。而且我們大家都會被人批評,我的想法是,你爬得愈高,批評你的人愈多。」

訪談結束後,桑福德和妻子、兒子們各自乘車離開蘇利文島的海灘別墅,前往自家農場。他一身休閒輕裝,但看起來悔不當初。桑福德說:「我很遺憾。我為讓大家失望而道歉。」他已同意償還去年視察南美洲停留阿根廷期間所花費納稅人逾8000美元公款的一部分。

當 天稍晚,嘉波也透過老東家布宜諾斯艾利斯5號電視台新聞網發表簡短聲明,坦承自己確實與桑福德發生外遇。嘉波說,她無意討論自己的私生活,她要透過聲明澄 清一些不正確的傳聞,並希望這件事就此畫下句點。她與桑福德的婚外情已成為兩國媒體的焦點,這對她個人、她的兩個孩子,以及整個家族親友都是一個痛苦的經 歷。

嘉波指出,她和桑福德兩人互寄的電郵,是去年下半年遭到侵入其Hotmail帳戶的駭客所取得與散布。她說:「我已決定發表這項聲明來澄清特定不實報導,而且讓此事了結,此事如諸位想像得到的,對我、我的兩個小孩、我的全家人與摯友傷害至深。」

不過,她也否認本地所報導指稱的,駭客是她的友人。她表示,這位前男友和她一樣,都是媒體瘋狂報導的受害者,而她也有義務不對外洩漏他的姓名。

標籤: 不倫

徵信業搞非法 機車裝設GPS 老公抓姦意外曝光

台北市刑大破獲一起徵信業者涉嫌販賣非法監聽手機案,結果意外發現一名女騎士的機車上被偷偷裝了GPS衛星定位系統,只要機車發動後,衛星定位就開始運作,一查之下,才發現是老公懷疑她有外遇,委託徵信業者裝的,讓這對夫妻很尷尬。

台北市刑警大隊偵一隊接獲線報,高雄市某偵防科技公司涉嫌非法裝設GPS藉以追蹤委託人指定的目標,23日前往查緝搜索時,發現這家偵防科技公司的電腦螢幕,有兩個遭追蹤的目座標訊號不斷回傳,其中一輛是小綿羊機車,另一輛是汽車,帶回4名科技公司人員偵訊。

警 方發現,監視器畫面中,鏡頭緊跟著前方的車輛,只是後方的車子為何可以這麼神通廣大,無論前面的車子走到哪就能跟到哪?原因就在於這個裝設在車子裡頭的 GPS衛星定位系統,只是好端端的為什麼會把這定位系統黏在車底,原來就是有懷疑另一半偷吃的人,委託徵信業者在對方車上裝設GPS衛星定位系統,進行追 蹤調查。

警方在追蹤一起網路販賣間諜手機案時,意外發現被捕的這個徵信集團還接受委託,以偷裝定位系統的方式調查另一半外遇,一名女子的機車就被裝了一個多月毫不知情,一直到警方查到後,才知道是先生委託裝的。

被帶回警局問訊的員工供稱是受到委託人請託,在目標對象的交通工具上裝設GPS,主要是用來調查外遇,追蹤丈夫或妻子的行蹤,每件收費7萬元起算,徵信業者因為裝設和販賣監聽設備,被依妨害秘密罪移送法辦。
標籤: 徵信業 GPS 抓姦

一般徵信業者最常接受委託的業務就是查外遇,但這種工作內容就常常會觸及法律上所不允許的項目,徵信業者賺錢之前還是得先求自保,都會要求委託人簽下合約來避免以後的刑責。

電視劇演員王靜瑩因為車上被裝了竊聽器,懷疑可能是枕邊人陳威陶安排徵信社調查她,氣得直接告上警局,像他們一樣佳偶成了怨偶,懷疑對方外遇偷吃的狀況是到處都有,甚至不乏有人找上了徵信業者,付錢請人進行調查。

一般最常見的跟監錄影、監聽蒐證甚至是定位追蹤,大部分都是徵信業者受委託來裝置這些工具,但其實非法監聽在法律上是不被允許的,吃上的還是妨害秘密罪嫌。徵信業者顏庸仁就表示,「我們教他們怎麼裝置,自己帶回家試裝。」

游走在法律邊緣,業者通常不會自己去架設或是裝置監聽設備,反而是用教學的方式教導委託人,即使真的出問題,受委託時所簽署的同意書,也是保護自己的方式。業者顏庸仁說,「不會涉及什麼非法跟監,我們也接受他們委託,委託我們去跟監他所要跟監的對象。」

儘管是受人之託,忠人之事,徵信業者本來就是靠調查事實來糊口飯吃,但徵信業者除了要學會賺錢之外,還得要懂得明哲保身,免得吃上官司。